国搜
社会

13少年被逼参与盗窃遭烟头烫伤 21天撬130辆车

缩小 放大

核心提示:在行走“江湖”的两年间,易明先后被警察抓过10余次;短短21天,他和同伙们疯狂撬车130余辆。也是这两年,易明曾被人连捅3刀;他身上还有没有痊愈的烟头烫伤


易明(左一)等团伙成员被警方挡获


13岁小易 他的“江湖行”

原标题:宜宾13岁少年21天撬车130余辆 “老油条”被抓七八次

他叫易明,一个年仅13岁的懵懂少年,稚气未脱却身材高大;原本应该在学校读书的他,无意之中卷入“江湖”。

在行走“江湖”的两年间,易明先后被警察抓过10余次;短短21天,他和同伙们疯狂撬车130余辆。也是这两年,易明曾被人连捅3刀;他身上还有没有痊愈的烟头烫伤,这是团伙成员为了逼迫他参与盗窃施下的“黑手”。

“警察抓不得,家长管不了,社会容不下。”易明身上的“问题少年”特征,让警察头痛,让家长绝望:该拿他们怎么办?易明也有自己的纠结:想回归正常生活,该怎么办?

7月28日,宜宾县公安局专案组破获一起团伙撬车盗窃案,主要实施撬车盗窃的人叫易明,案发时年仅13周岁。在短短的21天里,这个由刘僵、易明等8人组成的团伙,疯狂撬车130余辆,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万元,间接经济损失数十万元。

所有的撬车盗窃案,都是这个叫易明的孩子具体实施。另有5名17周岁至22周岁的团伙成员,每次作案时或躲在暗处,或控制指挥易明,以逃避警方打击。

最让办案民警痛心和气愤的是,易明是警方的老熟人,曾多次因为盗窃被抓。易明又是根“老油条”,一旦被放,又立即“回归”团伙中继续作案。

8月6日,易明再次被警方抓获。

迷失的少年

父亲去世前他也是乖孩子

“拿”别人的手机首次被抓

易明的家在宜宾县柏溪镇高梨村。虽然今年才13岁,但他身高已达1.68米左右,体重130多斤,乍一看完全就是个成年人。

2011年易明刚满8岁时,父亲骑摩托车发生车祸,当场身亡。母亲龙文秀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父亲出事前,易明在县城育才小学读书,虽然算不上很聪明,但见人时都能主动打招呼,学习也努力,是公认的乖孩子。一家人生活平淡,却有味道。

料理完丈夫的丧事,龙文秀开始忙着打工养家,再也没时间去接易明放学。从此易明开始夜不归宿,回家后见不到儿子,龙文秀只能从县城新区的网吧开始,发疯似地一间一间寻找。

易明还清楚地记得,自己第一次被警察抓是因为拿了别人的手机。“2014年,我在网吧捡到一个苹果5s手机,后来机主把我送到派出所。”易明坚称,自己不是当时偷,而是捡的手机。

易明在网吧拿走手机后,别人很快报了警。通过调看网吧监控,民警和失主都看清了他的面孔。第二天,易明居然若无其事地继续前往网吧玩耍,没想到刚到网吧门口,就被守株待兔的失主“拿下”。最终,哥哥易勇赶到派出所,赔了4000元钱,才将易明带回家。而据易明回忆,他把手机以50元的价格,卖给了县城一家会所的经理,然后继续去上网,直到被抓住。

绝望的母亲

曾把孩子扒光锁在家中

真希望警察能关他几年

8月6日,龙文秀又接到了宜宾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牟麟的电话。龙文秀说,这两年她已经越来越绝望,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,儿子还是没有一点改变。“我真希望警察能关他几年。”

老公死后,龙文秀患上了糖尿病。曾经因为儿子连夜不回家,遍寻不着的她又急又气,不得不入院治疗。儿子第一次被人扭送到派出所时,龙文秀正在十几公里外的医院住院。

龙文秀回忆,去年她打听到贵州有一所专门针对问题少年矫正的山区学校,她打算将易明送到山区去“改造”。就在启程前去贵州的前夜,易明意外得知母亲要送他去读书的消息,竟然强行拉开家门跑了。“那次我血压突然上升,差点死在他手里。”龙文秀望着眼前比自己还高大的儿子,止不住地摇头。

龙文秀觉得,这两三年来儿子总是变着法地折磨她。她也变着法地想把这棵长歪的小树扳正。让龙文秀记忆犹新的是去年,他们把易明锁在三楼家里。易明等大人刚转身,就开始“越狱”:他徒手从三楼跳到二楼,又从二楼跳到一楼人家的阳台,毫发无损地逃了。

后来龙文秀又将儿子找回来。这次她想了个绝招:把易明的衣服剥了个精光,心想这样把他锁家里,总不好意思跑出去吧。没想到,易明赤裸着一米六几的个子仍然逃了。小区附近好多邻居还记得:一个发疯似的母亲追撵着光着身子的儿子,满大街转,结果易明还是逃了。

在易明家目前租住的一楼房间里,不锈钢窗条上缠着一根电缆般粗细的铁链。这是今年上半年,易明再次离家失踪数天后被找回。愤怒的母亲和哥哥事前准备了这根连老虎都挣不断的铁链,将易明囚禁在房间内。

龙文秀以为,这次总该万无一失了吧。没想到,易明这个“老江湖”马上又哭又闹,很快引来邻居围观。易明“恶人先告状”,哭诉母亲和哥哥虐待他,求邻居们帮忙报警。好心的邻居果然通知了110,先后多次抓他的警察,这次赶来解救了他。

无奈的警察

这样下去早晚出大事

我们该拿他怎么办?

专案组民警牟麟记得,至少在易明11岁时,他就曾经逮过他。“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刻,娃娃脸,身材很高大。”除了刑警大队,当地至少3个派出所逮过易明。

而易明自己说:“警察至少抓了七八次。”警察抓他的原因有偷手机、偷自行车、撬车窗等。每次进去后,易明都呆不了多久,就被警察放了。

“我们反复核查了他的年龄信息,确实没有年满14周岁,不承担刑事责任。”牟麟说,每次抓到易明,他们都感觉非常痛心,又无可奈何。牟麟说,他们也知道把易明放了,他还会参与犯案,造成他人财物损失,社会无法接受。“我们只能依法,批评教育后交给家长管束。”

牟麟不无担心地表示:易明这种年龄的孩子,别看他个子高大,但心智并不健全,完全是被成年违法人员牵着鼻子走。“要是再这样混下去,早晚要出大事。”

(涉及未成年人,文中人名除民警外均为化名)

专家调研

不宜简单降低刑事责任年龄

按照现行刑法规定,14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才会承担刑事责任。13岁少年屡屡发生的极端、恶性案件,现行刑法不会采取刑罚手段。14岁刑事责任年龄是否适当?要不要降低?

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国内部分刑法专家及成都市中院、市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相关负责人并了解到,近年来低龄化犯罪问题的确引发了刑事责任年龄问题的讨论,并有专家进行调研。但是,目前法学界和司法实践得出的普遍性结论是:不宜简单降低刑事责任年龄,“因为,造成犯罪低龄化的根源,在于家庭教育和社会关爱的缺失。”

刑事责任年龄是否该降低?

专家调研:不宜简单降低刑罚年龄

据成都市检察院未检处副处长何娟介绍,去年6月,全国知名刑法学专家、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宋英辉曾带队,在成都市检察院做过相关调研。其中,关于刑事责任年龄问题是当时争论较大的关注点,调研中,绝大多数参与调研的人员在座谈时表示,不宜简单降低刑罚年龄。

“实施犯罪行为的未成年人也是社会的受害者,总体来说应该予以教育挽救、宽容关爱。”何娟称,如果按大家讨论的,简单粗暴地降低刑罚年龄,不仅达不到预防犯罪的目的,甚至可能陷入一种恶行循环。

成都市中院未成年及家事审判法庭负责人介绍,从司法实践看,的确不适宜简单将刑事责任年龄降低,而应从社会根源寻找未成年犯罪动因并预防。

四川川卓律师事务所律师冉彤是受访中少有的支持者,他支持刑责年龄适当降低,但处罚可降低,原则上,对未成年人犯罪,“要打痛不打伤”。

为何不能简单降刑责年龄?

针对个案改刑责年龄,更多孩子会受刑事追究

“一味降低刑罚年龄,达不到预防犯罪的目的。”何娟称,专家调研中,大家普遍认为,虽然有的国家和地区将12岁或13岁作为起刑点,但在目前的中国并不适应。目前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的因素很多,根本原因在于家庭教育缺失、社会关爱缺失。另一方面,目前并没有权威数据统计过,究竟有多少不到14岁的未成年犯罪案件,如果因个别极端案件,而盲目降低刑事责任年龄,只会让更多娃娃被严苛的刑罚追责,起不到从根本上预防犯罪的目的,也与当下“预防、挽救”失足未成年的司法政策不符。

温江检察院未检科负责人刘旭称,即使法律将起刑年龄降为8岁,也并不会杜绝犯罪低龄化,未成年人都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“如果一味给予刑罚打击,对他们的年龄而言,也未必公平。”

怎样对待未成年人犯罪?

市检试点“强制亲子教育制度”

据何娟介绍,成都市检察院从去年开始试点推行“强制亲子教育制度”,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的家长进行强制教育,引导他们如何与孩子沟通,如何关注关心孩子,如何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,“这项制度目前在全国都是一项较为创新的工作,试点一年多,社会效果较为明显。”

何娟介绍,强制亲子教育制度,是检察机关引入第三方公益机构,有针对性地设置系统课程,每周定期组织家长进行培训,同时,对个案分别进行指导沟通,以此帮助未成年人及其家庭走出困境。“要让有污点的未成年人真正回归社会和家庭,才能断除他们继续违法犯罪的可能。”何娟表示。

“社会配套措施需要跟上。”刘旭称,要从根本上杜绝未成年人犯罪,得从家庭教育方面进行引导,“像泼汽油案中的13岁小孩的家长,就应该属于强制亲子教育的对象。”

对话少年

“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也不想回家”

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和成都商报记者一般个头的易明,一直谦恭地坐着,声音平和、礼貌,绝不抢话,如同一名正在向老师请教答案的学生。

易明回忆,小学六年级上学期,刘僵等几名比他大的少年总来学校门口找他。“那时觉得读书无聊,不想背课文,想耍。”易明就跟着混“江湖”,可刘僵等人不是白带他玩的,要他一起偷东西。

被迫入伙:

被人用烟头烫伤

易明说,自己开始胆子小,根本不敢偷。但是每次自己不从,就会被刘僵等人带到离学校不远的铁路僻静处殴打。易明告诉记者,自己实在被打得受不了,最终答应帮他们偷东西,主要的行窃方式就是在网吧,趁人打盹时偷手机。

而他撬车窗的“手艺”,是从以前两个团伙成员“包包”和“官材”身上学来的。每次偷来的东西,易明都是交给刘僵等“老大”,至于赃物卖多少钱,他从来不知道。“有时问,他们也不说,问多了就挨打。”

记者注意到,易明的右手背、右手臂和左胸口上,有3个小纽扣般大小的伤疤,其中右手背上的伤痕,还没有完全结痂,非常醒目。易明搓揉着伤疤告诉记者,这是一个月前被用烟头烫的,烫他的人叫解方,也是个只有13岁的孩子。易明告诉记者,刘僵和其他人之所以没有亲自动手烫他,是因为刘僵知道解方是只有13岁的未成年人,不负刑事责任。

易明的左腿肚和臀部还有3处刀伤,刺他的是江湖上的另一个团伙成员“白毛”——“白毛”怀疑易明偷了他的手机,于是将易明带到宜宾县火车站附近的铁路上“审问”。易明拒不承认,“白毛”便用弹簧刀连扎3刀,然后逃走。

自我挣扎:

最难的是战胜自己

案发后易明再次被接回家,家人24小时看管。记者注意到,易明的QQ资料上,个人年龄写的是17岁。案发被放后,易明把QQ签名改成了:天底下,妹妹、妻子、哥哥、姐姐、爸妈,最大!

易明反复向记者表示,他也想学好,做个好孩子。可在家呆久了,就想往外面跑;在外面混不下去了,也不想回家。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为了证实自己确实想跟过去告别,易明专门向记者展示了他的手机:“我已经把QQ里的江湖朋友全删了,我想脱胎换骨,还想读书。”

一个13岁少年,既不上学,也不喜欢呆在家里,即使在“江湖”中屡遭别人殴打伤害,甚至被刀捅伤,也没想过要回家。问题出在哪儿?是孩子个人的原因,还是家庭、社会、学校都有责任,值得人深思。

此内容为优化阅读,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。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8610-87869823

阅读推荐

窃贼上演“双城记”!坐高铁来南京 偷个名牌包就回上海

7月下旬的一天,南京新街口派出所接报警称,辖区一高档购物中心负一楼咖啡厅发生盗窃案件,一位女士的名牌拎包被盗。接警后,民警迅速赶往现场了解情况。 [详细]

2016-08-15 07:44:02 现代快报

美版“呼格”案:少年以谋杀罪名服刑九年终翻案

受学习障碍症困扰、审讯时无律师陪同,遭遇“欺骗式”质询,美国未成年男子9年前顶着谋杀罪名入狱。在多次翻案申请被拒后,该男子终于在本月12日申诉成功被免罪。 [详细]

2016-08-15 07:43:58 新京报

艺术品资产化来临,新一波收藏家暴富潮将至

中国特色艺术资产金融化时代 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飞速发展,艺术金融化成为资产 艺术金融,文物艺术品金融化资产化,她认为以往被西方艺术市场炒出高价的很多中国当代艺术作品,海量文物艺术品成为金融资产。 [详细]

2016-08-15 07:35:00 腾讯网

网罗天下
  • 社会
  • |
  • 娱乐
  • |
  • 生活
  • |
  • 探索

免责声明:
凡发布在本网上的内容,除标注为“中国搜索”或“国搜”的稿件外,其他均转自第三方网站,是为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,不意味着本网认可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。如有意见建议,请点击页面下方的“对国搜说”,欢迎及时反馈。
版权说明:
凡来源标注为“中国搜索”的本网稿件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。

热点直击

今日TOP10

猜你喜欢

推荐搜索

热点推荐

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